关注IDG资本微信

新闻中心

IDG资本过以宏 x 刘慈欣:人与机器之间可能产生类似爱情的东西吗?

IDG资本微信公众号 | ID:idg_capital
2019.02.27

26选5开奖 www.7lfed.cn 大家好,IDG资本合伙人过以宏与IDG资本首席畅想官刘慈欣近期进行了一场非常有意思的对话。有别于传统的提问-回答模式,在这场对谈中,提问方(过以宏)先开脑洞,回答方(刘慈欣)在脑洞假设的基础上,继续展开,场面好比二人在合作编写一部新的科幻剧脚本。两片脑洞星云的相互碰撞,会发生什么?

你会发现,其中他们探讨的许多话题,包括对某些事物的观点和预见,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你的认知。比如,生命真的脆弱吗?生存是否是所有文明的共同需求?人类是否可能进化到“钢铁侠”?未来人类还需要真实的爱情吗?人和机器之间可能存在类似爱情的东西吗?等等。现在,请与我们一同开启这场星际脑洞漫游吧。

注:内容来自未来事务管理局 x 喜马拉雅FM 联合出品的音频节目《刘慈欣的思想实验室》第二季

▲ 未来 Ghost in the Shell 也许会成为现实

刘慈欣:关于星际间不同文明之间的规则,目前我们探讨这个问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现在连星际之间、地球之外有没有生命我们都不知道,更别说有没有智慧文明了。我们能参照的唯一研究样本,也就是人类自身。

但是我认为,人类自身很难直接扩展到星际规模上。人类文明或者说地球文明的共同规则是通过很多的渠道建立起来,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通过战争征服,另外也通过经济、文化上的影响。

但是所有地球文明规则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上的,即人类是同一个物种,而这在星际范围内根本不成立。我们面对的其他星际文明,在生物学上与人类的差异是巨大的。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通过地球这种方式来建立起一个星际间的共同规则,很难确认。

我们在研究星际之间文明规则的时候,能做的就是回到最本源的起点,把所有文明真正不可避免的共同点找出来,再一步一步向前推论。比如,所有文明都有生存的需要。现在能够找到的最可能的共同点就是这个。当然这一点也只是猜测,并没有得到证明。也许真的就有文明发展到某一个阶段,根本就没有生存的需要,放弃生存,这也是有可能的。

因此,我们可以基于这个生存的需要,在不同的文明之间建立起星际之间的规则。这个规则能够尽可能大范围的保证所有文明生存的条件,具体是什么样的条件?也许能够建立起一种经济体系,它们之间完成交换的东西是双方生存下去都需要的,而且可以建立起星际之间类似国际法的一个机制,当一个文明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毁灭另一个文明的时候,能够受到某种规则的阻止。我认为这是有可能建立起来的一个规则。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真正存在这个宇宙间的文明社会,它建立规则的渠道和最后建立起来规则的具体内容与地球人类是相差巨大的。我们最好不要用人类之间的行为方式和历史上发展的进程,直接套用到星系文明上,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比如“生命脆弱”可能是我们的一个错觉,也许生命本身是很顽强的存在。假如有一个星球上像地球这样曾经出现过生命,可能你永远无法人为灭绝它。因为生命不只有高级生命,还有低级生命,比如地球上存在的生命,你如何灭绝它?

那些微生物,你无论如何没办法灭绝它。只要还剩一点点的微生物,它最后还会繁殖起来,还会在地球上建立起一个生态圈,还会进化出高等的生命来,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而且这个时间在地质纪年中还是挺快的。地球上的几次生命大灭绝以后,都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所以说生命从整体来看是极其艰韧的。谈到脆弱,我们指的可能是高等生命,它本身是脆弱的。但这也仅仅是按自然状态;如果考虑到高等生命本身的技术状态来说,这个脆弱性也不一定,技术可能会给高等生命提供反脆弱的措施。我们目前增强人类的反脆弱性,只是借助外在的力量。比如在太空中穿上航天服,在战场上穿上盔甲等等。

但是假如人类真正的掌握了生命的奥秘的话,我们甚至从生物进化本身人为干预,就可能在意想不到的生物层面上增强人类的反脆弱性。比如让人类的骨骼、肌肉等,可能变得极其坚强,让骨骼进化成合金钢,这都是有可能的。这种情况很可能在未来的星际开拓中发生。

过以宏: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星体和星体之间的远程作用力。

这一理论或者研究方向应用到构架人机界面上,让人在地球上就能通过这种远程作用力,操纵在遥远星球的另一个设备,或是人的另一面。就像质子有反质子,人类会不会也有一个“反人”,放在很远的地方进行??氐娜嘶僮??

当然目前人类还没有办法派出探索遥远太空的活人,但是不是有可能用先进科技比如基因编辑等办法,加上远程作用力的人机界面,打造一个超级活人或者反活人,发送到太空去进行探索?这个人造人可能就类似于漫威世界里的超级英雄?以上是我的一些脑洞,您怎么看?

刘慈欣:量子力学中的超距作用只能用来进行信息的加密,并不能进行信息的传递。

超级英雄的问题比较复杂,能不能造出许多超级英雄来开拓宇宙要考虑到社会政治文化层面的问题。如果真的能够造出那种超级人类,有超出人类的体力和智慧,那他最初被造的目的大概不是去开发宇宙,首先改变的是人类社会自身。被我们造出的超人,真的会按照人类所给的指令驾驶飞船去开发火星殖民地吗?他先考虑的也许会是统治地球。

假如想象中的宇宙文明社会真的存在,那么相互之间通信和旅行的时间差,会成为构成这个宇宙文明社会必须考虑的一个重大因素。

举例而言。假如地球人还保持着殖民的欲望,也有可能通过射电望远镜收到一个信息,说某星球上有一帮原始人,刚进入石器时代。这时候有人可能会说,我们赶快开飞船去征服那帮人吧。然而等你飞船到了的时候,对方可能已经进化到太空舰队在等着迎接你了。这就是时间差的问题。

而且如果时间差真的存在,光速真的不可突破的话,那么整个宇宙文明社会的进程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进程,它可能以亿年为单位。这就要求加入到宇宙文明社会中的成员,他有相当长的延续性。

如果一个只能延续500年的文明,根本没有资格加入到这里面,你连打声招呼都来不及,对方还没回答,你就没了(编者按:真·向天再借500年)。宇宙中可能像萤火虫一样出现过众多的文明,但是他们都碰不到一块,没有延续足够长的时间。

过以宏:我的第三个问题有关情感。在星际时代的未来,人类不断升级,或许会产生新旧不同的人类,人类也有可能散到不同星球上去,进一步可能产生生殖隔离。届时人类的情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跨物种之间会产生爱情吗?

▲ 你确定当 Alita 站在你面前时,你不会爱上她吗??

刘慈欣:人类升级后最大的差别可能就是情感世界的变化。很可能最深层的情感交流我们根本没法理解,相互之间可能在情感上就变成两个物种。因为人的情感产生本身是很复杂的,不只是靠大脑,它和其他的感官密切相关。而新升级的人类和世界接触的界面会完全不一样,当和世界的接口发生变化,比如改用传感器与这个世界交流,那么他的情感世界和我们肯定是大相径庭。

在这种情况下,旧人类和新人类首先可能就是情感方面的分裂。

他与世界的接口已经发生变化了,摄取能量就是他与世界的接口之一。当然你可能会说,未来的人没有饮食,他会制造一些饮食的感觉,以获得来自饮食的愉悦,但这只是旧人类的想当然而已。新升级的人类想获得愉悦的渠道多的是,为什么非要拴在饮食上面?就跟咱们现在一样,你能看电影,能看网剧,能玩游戏,还有必要回去看皮影戏吗?

爱情也是。新人类看到爱情在人类生活中占有那么重要的地位,他可能会理解不了。双方之间诸如此类对生活感受的不理解,对各种关系的不理解,可能是新人类和旧人类之间酿成巨大灾难的最先诱因。

至于人类和人工智能在情感方面的交流,那就更可怕了。人工智能对于情感的回馈分两大类,一类是为人类输出审美、文化,迎合人类的情感,这个可能会做的很好。另一个危险的在哪?就是人工智能之间的情感交流,可能人类完全无法理解。这完全是一个异类,比新旧人类之间的隔阂更大。

爱情这个东西在未来人类的升级过程中,可能也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

首先爱情的概念可能会改变。现在的信息技术越来越容易让人类在没有任何人类伴侣的情况下,自己就能获得一种虚拟的爱情,这种虚拟的爱情变得越来越像真实的爱情,最后虚拟总有一天变得比真实的爱情更具有吸引力。这可能就是未来人类为自己找的捷径。

因此,我认为在产生生殖隔离的情况下也会产生爱情,但是在未来,面向具体对象的爱情可能会变得次要,更多的是一种面向虚拟对象的爱情。甚至人和机器之间的爱情,当机器的人工智能达到一定程度的话,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从技术层面上看,把爱情跟人类的繁殖联系起来,只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阶段。技术很快就会把两者完全区分开来,实际上现在已经差不多区分开来了,甚至现在不用技术,这两者的关系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紧密了,对吧?

▲ 爱情会变得越来越复古而奢侈吗?

随着人类种族的多元化,文化的多元化,爱情肯定也会多样化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未来在虚拟爱情相对容易得到的情况下,爱情这件事在人类的生活中不再会有那么高的地位。

现在的技术发展已经证明,趋势是向这个相反的方向去走的。把爱情上升为文化和生活中至高无上地位的社会条件是什么?就是前技术时代产生的隔绝感。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处在一种空间的隔绝之中,这种隔绝使得爱情变得无比珍贵。这种隔绝感一旦消失的话,爱情的神圣感马上就跌去了很多。

当技术能够产生爱情的替代品,人类对它的需求又跌了许多。很可能人工智能对情感的敏感、把握,以及丰富程度要远大于人类。到这个时候,估计人和人之间的爱情真的就变得微不足道,甚至没有人再去找这个“麻烦”、自寻烦恼了。因为你完全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面得到比这个质量高得多的爱情,对吧?假如人工智能真的在情感、智力上,甚至在外形上跟人都没有什么区别,那你和人工智能的爱情和你跟真人的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说有一点必须明确,就是历史上那个田园时代,爱情之所以到了那么至高无上的程度,是因为那个时代的隔绝所造成人的孤独感,由此造成那种需要。比如那会儿的诗,“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宋·李之仪),那种孤独感,你现在是没法体会到的。所以说那个时候爱情自然而然的就变得至高无上了,但是以后的文化会把这些全消解掉。

我认为孤独感最终的消失可能不是人和人之间交流带来的,而是人和机器之间交流带来的。机器的进化,最终会使人工智能成为人类最可取的一个伴侣,不管是性伴侣也好,还是朋友也好。人们倾向于去和机器交流,而不愿意和人交流,因为那时候机器的情商可能会比人高得多。

过以宏:谢谢大刘。未来的星际时代,当人类不断升级,很可能产生新旧不同的人类,散布到不同的星球上去,星体和星体之间的远程作用力也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信息交换和交流。这种交流包括很多维度,不只是情感上的交流,比如亲情、爱情、友情,还可能涉及到更进一步的竞争与合作关系,比如契约、谈判、贸易、战争等等。新人类和旧人类会在交流方式上产生各种各样的分化和冲突,从而颠覆未来我们人类之间的全部关系。

 
998| 184| 372| 144| 379| 606| 329| 819| 551| 58|